2020年似乎是电动车的元年,特斯拉、蔚来、理想等车企的股价爆增,将新能源概念推上了风口浪尖,电动车的如日中天,似乎预示着全球即将开启汽车电动化淘汰传统燃油车的浪潮。特别是特斯拉以不到全球销量1%的占比,其市值却超全球九大汽车企业之和,分别为大众、丰田、日产、现代、通用、福特、本田、菲亚特克莱斯勒和标致,这样的巨大差异,是否合理?

也就在新能源一路高歌的时候,丰田章男终于忍不住出来炮轰电动车。12月17日,在日本汽车工业协会年终新闻记者会上,丰田章男以日本汽车工业协会会长的身份对外公开表示,电动车已被过度炒作。丰田章男称:“那些政客们口口声声要封杀燃油车,他们真的懂自己在做什么吗?”其明确指出,电动车实际上是伪环保,特别是在日本这样一个主要依靠燃煤和天然气发电的国家,电动汽车对环境并没多大帮助,我们生产的电动汽车越多,二氧化碳排放就越严重。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绝大多数国家,特别是中国。

或许有一天,新能源车型的快速扩张,导致部分城市出现“能源危机”,这并非危言耸听。也就是说,电动车是否环保,应该取决于电能的获取方式,而非电动车本身。

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部分传统车企以及某些国家,对新能源车并不看好。以新加坡为例,曾经有特斯拉Model S车主在新加坡政府车辆碳排放(CEVS)标准检测时被告知:Model S在测试后被认定为“非环境友好车型”,被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处以1.088万美元(约合7万元人民币左右)的罚款。

为此,新加坡政府解释到,对于所有电动车辆,电能源消耗标准是每瓦时0.5克二氧化碳。这是为了计算电动车使用的电量在发电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即便是汽车没有排放废气。但换算下来特斯拉二氧化碳排放量高达每公里222克,属于重度污染范畴,足以构成污染源。虽然特斯拉采用的是清洁能源,但是生产清洁能源的过程中产生的排放过多也不行。换句话说,新加坡政府的意识里,特斯拉属于比传统燃油车产生更多排放污染的车型。

确实,在主要依靠火力发电的中国,似乎也应该重视这个问题。至少,在目前以火力发电的背景下,电动车并不代表环保。

电动车的大跃进,甚至影响着汽车产业链的稳定发展。就连在传统燃油车以及电动车两大板块上通吃的德国零部件供应商巨头——博世,也对禁售燃油车的政策表示反对意见。博世监事会主席Franz Fehrenbach表示,目前各国政府都在规定最后期限,禁止销售搭载内燃机的新车。为此,Franz Fehrenbach鼓励汽车行业对抗转型。据德国媒体T3N报道,Fehrenbach并不认为电动车对气候有所帮助,同时也表示汽车行业向电动化的转型不仅扰乱了整车制造商,也扰乱了汽车供应链。

就连“玻璃大王”曹德旺也表示出了对电动车行业的担忧,曹德旺称"新能源汽车行业这块可能已经累积了一定的泡沫,可能最后又会浪费很多钱。"他觉得有些企业称其为新能源汽车本质是为了拿补贴,企业靠补贴注定是活不长久的。

目前,不少国家纷纷推出禁售燃油车的时间表,如法国宣布2040年全面禁售汽油车和柴油车;德国2030年将禁售燃油车;挪威拟从2025年禁售燃油汽车;印度2030年全面禁售燃油车;荷兰2025年禁售汽油车和柴油车;与此同时,以色列、西班牙等国家纷纷宣布计划在2030年至2040年之间逐渐淘汰燃油车。不得不说,留给传统车企的时间不多了。

或许是船大难调头的原因,才会导致丰田、博世这样的行业巨头对汽车行业向电动化转型的不满。相信传统汽车制造商包括零件供应商是不想转型的,一方面是深耕传统内燃机领域的巨大投入,而另一面则是政府的强势逼宫;迫使得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地做出改变。即便行业大佬们不发声,电动车的发展依旧面临许多不可避免的问题,比如电池衰退、废旧电池污染及回收、成本问题、城市配套、充电时长甚至是电池安全问题,这些摆在面前的一个个难题,都是横在汽车电动化路上的拦路虎。

当然,支持汽车转向电动化的声音也不少,其中的得益者自然不用多说。目前新能源战略是国家的发展方向,也有声音分析未来发电形式逐步转向核能、太阳能、风力及水力等绿色环保发电技术,所以现在纠结火力发电污染问题则为短视。

如果说新能源车是国家的发展方向,为摆脱对石油的依赖,这无可厚非。但是从环保方面考虑的话,就目前而言电动车的环保使命似乎是个伪命题。退一万步来讲,不考虑以上种种问题,就说刚实现小盈利的特斯拉,其市值超全球九大汽车企业之和,电动车的这盆冷水,再怎么泼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