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一哥”罗永浩背后的交个朋友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11月份的带货成绩,以6个亿的流水额强势排名抖音第一。

就当下来看,不再经常出现在直播间的罗永浩,其实背后还有一家关联公司。这家公司所做的直播间的新生意显然更加具有吸引力,在11月带货成交额接近10亿元。

这一关联公司叫杭州尽微,也是抖音带货能力榜上经常夺得第1名的公司,从后台数据来看,最近30天的成交额已经超过了9亿元。相比较在直播间进行带货的交个朋友来说,这家新公司的主要业务其实是精选联盟里的“团长”。

这项新兴起的直播电商供应链业务,如果通俗一点来说其实就是给抖音上的数百万主播找好货,也同时给成千上万的产品找到合适的主播,从而解决根本的效率问题。

事实上,如果有人了解过淘客团长,那对于抖音的联盟团长也并不陌生。这两类群体都是将店铺产品及直播间的链接分享到其他平台,从而帮助商家获得更多的流量。

在短视频直播时代联盟团长绝对不是简单的“流量中间商”,事实上他们称得上是抖音快手电商业务进一步提高GMV增长的关键所在。

有做抖音团长的业内人士曾拿出自己的战绩进行炫耀:“例如7天做了1000万等等,通过这样的形式来吸引商家合作。”

而事实上对于联盟团长这个角色来说,背后拼的是资源。例如上游有没有能打的主播,而下游有没有强大的商品供应链渠道,这些都是影响最终成绩的关键所在。

01

直播间里的“新”生意

谈到今年的目标,罗永浩自信满满:“去年直播带货完成了30亿的流水,而今年则要把直播电商、营销推广、供应链业务加在一起,希望能够完成100-150个亿。”

罗永浩凭什么能够有如此的自信?其实答案就在这句话当中,想要年赚百亿仅仅靠直播间带货其实很难完成,背后显然需要强大的业务版图来支撑。

帮助不同品类的商品找到合适的主播,为找不到货源的主播来匹配优质商品,然后通过主播将其推荐给消费者,显然这就是当下罗永浩团队正在入局的“新生意”。

据报道,杭州尽微是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唯一供应链公司,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打磨,现在已经成为抖音带货能力榜上的“头号选手”。有数据显示,杭州尽微最近30天的成交额达到了9.3亿,强势登顶榜单第一。

正如公司内部员工所言:“交个朋友和杭州尽微其实都是罗永浩和朋友们所布局的带货品牌,只是和交个朋友直播间带货不同,杭州尽微主要是依托其强大的供应链能力来进行带货。”

这也是一项新兴的直播带货供应链服务,如业内人士所说:“如果将交个朋友看作是台前带货直播间的知名品牌,那杭州尽微则是在幕后为直播间提供服务的得力管家。”

除了交个朋友直播间之外,杭州尽微此前还为李晨、戚薇、李诞等明星提供了拎包式入住的直播供应链服务,同时还为石头科技、每日黑巧等国内迅速崛起的知名品牌提供抖音代运营服务。

好主播缺乏好商品,好商品也缺乏合适的主播,在这种形势下总要有人来充当桥梁。而优质的模式一旦形成,直播电商的转化效率就会得到跨越式提升。

正如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表示:“如今只需三步就能够建立起一个新品牌的用户心智,首先找1000个尾部达人种草,再找100个有相当粉丝数量的中部达人做视频带货,最后通过罗永浩等头部主播就可以冲击销量。”

02

走到幕后的罗永浩,

带货成绩更进一步

与交个朋友公司相比,杭州尽微虽然知名度并没有那么高,但其最终促成的交易额却更加亮眼。

事实上,与罗永浩有关的这两家公司,一个就像是在台前,而另一个就像是在幕后。

台前借助罗永浩到交个朋友公司的热度复制更多的主播,根据官方数据显示,交个朋友已经顺利完成裂变,拥有“1+9”模式的直播间。其中的“1”是罗永浩经常出现的主直播间,而“9”则是独立之后的各大垂类直播间。

目前罗永浩已经大幅度减少了出现在直播间的次数,因为他想走到幕后,利用强大的后台供应链能力来进行带货。而走到幕后的罗永浩,通过供应链进行带货的成绩显然已经超出了交个朋友直播间。

事实上,在当下的抖音快手生态当中,很多主播都非常缺乏好的商品,因为主播没有强大的货源;而其中的联盟团长就可以帮助主播们匹配到更多的商品,但对于杭州尽微来说却有所不同,他们的背后最缺乏的显然是主播。

对比所提供服务的达人数据上面来看,杭州尽微确实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如当下的超级团长“热度星选”达人数量已经超过了18000个,但杭州尽微当下仅仅只有600多名达人,差距一目了然。

尽管杭州尽微所服务的达人数量不多,但其销售能力依然稳居头部。但因为其所签约的达人数量较少,未来也存在着被进一步超越的可能性。

据了解,联盟团长的这一生意主要是根据交易额来进行抽佣,大多数是在5%-10%之间,美妆品类可能会更高一些。因此,先要在这个激烈竞争的红海市场生存下去,才是能够在抖音快手当中做出真正持续盈利生意的法宝。

03

直播电商的关键角色,

是团长?

直播电商这门生意虽然已经到了红海阶段,但抖音快手的电商生意显然还远没有触及到天花板。

根据数据预测,当下的抖音电商体量大概在7000亿上下,而事实上在大盘跑到30000亿之前都很难说已经见顶。

而当下品牌自播已经形成趋势,这对于很多头部企业来说并不复杂。

但对于更多的中小主播与大众品牌,显然需要一大批的代播与代运营机构来服务,并将两者之间的合作关系梳理清楚,这也是抖音快手电商突破万亿规模的关键所在。

如业内人士所言:“今年4月份,罗永浩曾提出在未来将会努力做好四件事。一是直播电商、二是向从事直播电商的网红和机构提供供应链服务、三是向品牌方提供代运营服务、四是开办直播培训学校。”

在这四件事当中,有三件都和主播与货源之间的团长有着密切联系。

以前很多人都觉得直播带货当中主播显然是更加重要的,但这其实是因为自身摆脱不了的流量思维。基于当下的卖货导向来看,能撮合主播与商品之间的团长才是其中的关键所在。

如业内人士所言:“在流量红利逐渐消失之后,如今想要再培养出一个千万粉丝的头部主播已经难于上青天,甚至在当下有大批培养主播的直播基地都在接连倒闭。”

与此同时,随着抖音快手作为新型电商平台的崛起,带货直播间反而成为了各大商家的标配,尤其是品牌自播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带货主播几乎成为了直播间导购一般的存在。

在直播电商风起云涌的时代,未来或许会有更多手握商品与主播资源的“超级团长”出现。

毕竟团长生意从本质上来说也是轻资产,这类生意做好之后很多时候都是“躺赚”。只要手中能够掌控一定的资源,哪怕是做中小团长也能赚钱,这或许也是抖音快手电商在未来所能够迎接的大时代。